糖果旧书杂货铺

嘘,别走漏风声。

【彦丞】王后和白雪公主

【彦丞】
无关真人,请勿上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的王后怀孕了,她希望自己怀一个女儿。她坐在宫殿的窗旁,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感叹。


“要是我的孩子能有白雪一样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美丽的容貌就好了。”


“如果我的女儿……”


国王听见了,提前给王后的孩子取名叫白雪丞丞。为何叫白雪还要带个丞丞呢,因为王后喜欢吃橙子,穿橙色礼服,于是国王给她取名白雪丞丞。


国王和王后都以为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王后没能如愿生下公主,她生下了一位王子。不久,王后因为生病去世。


国王为了怀念王后,把王子当做公主一样养大。


国王很快娶了一个新的王后,新王后长得很像前一位王后。他不像前王后一样温柔,也不爱穿橙色礼服。他高傲,总是冷冷的样子,大家都很怕他。


新王后有一面魔镜,他每日梳洗后总要问那面魔镜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墨镜回答他:


“您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王后笑了,穿着一身乌黑的礼服走出宫殿。


白雪公主不怕新王后。新王后很像他的母亲,虽然曾经温柔的笑容变成了妖异的眼妆和严肃的表情白雪公主不怕新王后。新王后很像他的母亲,虽然曾经温柔的笑容变成了妖异的眼妆和严肃的表情,但他还是很亲近他。


王后也不是很讨厌前王后的孩子。就是每次叫他给他讲故事有点麻烦。


王国的雪一年一年的下 ,白雪丞丞也慢慢长大了。他的皮肤像王后祈愿的那样白皙而柔滑,头发像乌鸦一样黑,眼里映着星辰。他穿橙蓝相拼的礼服,每日在城堡里跑来跑去地追逐鸟和云朵,就像追逐自由。


白雪丞丞想要离开城堡去森林。他听新王后跟他讲过森林的故事,那里有美丽的精灵,迷路的兄妹和糖果屋。他爱那些甜甜的柔软的糖果,总幻想着到森林里去。


白雪丞丞终于跟新王后坦白了他的愿望,他知道国王不会同意他的离开,只能像向来亲近的新王后求救。


新王后犹豫很久,不想惹上麻烦,但是白雪丞丞每天都来跟她撒娇。他撒娇时喜欢缠着王后的手臂,头隔着礼服蹭蹭新王后的手臂。新王后总是摸摸他的头,然后拒绝他要离开城堡的请求。


多日下来,白雪丞丞放弃了从新王后那里获得同意离开城堡。他某一日趁着国王和新王后在谈论国事,偷偷从城堡的一个后门逃出去了。


森林里没有美丽的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他心心念念的糖果屋,反而有无数的危险和麻烦。


白雪丞丞进入森林就被蜘蛛网糊了一脸,他扒开脸上的蜘蛛网,继续往前走。几只麻雀在他面前飞了一圈,又飞走了,这引起白雪丞丞继续探索森林的好奇心。


他往森林深处不断前进着,走到湖边有美丽的梅花鹿向他致意,他又跑到一个巨大的树冠下,巨树上方有茂密的绿叶遮蔽夏日的光。白雪丞丞提着自己的橙色裙尾坐在树冠下,听着树上黄鹂的歌唱。


可是当夜幕降临,森林不再美丽与友好,虽然森林有美丽的萤火虫,可是它们在巨大树木中穿梭时,就像一个个发光的鬼火,在白雪丞丞身边打转。


他站在树冠下,看着远方奔着他来的野狼群,它们的眼睛和萤火虫一样,却泛着凶狠的绿光。


白雪丞丞要死了。他抱着自己的礼服,想他曾经住的城堡,想每一个仆人,想他的父亲,想今天遇见的一切,想着新王后。


他想新王后每天冷冰冰的,穿着一身黑礼服还跟魔镜说话,一说久了还话痨,明明比他矮却总喜欢踮起脚揉他的头发。


他想新王后最近给他带来的书,想他小时候给他讲的每一个童话,想他每日跟父亲处理公务有时比国王还累,想他脸上的两个酒窝。


我要死啦。白雪丞丞有点悲伤地想,他想新王后给他讲的故事都是假的,森林里没有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糖果屋。


野狼群跑到白雪丞丞面前,扑上去想要将他撕碎再吃掉。


白雪丞丞闭上眼睛,他想羊宝宝被大饿狼吃也不太痛还能活着出来,可是他太高了,饿狼会把他咬碎吧。


森林里没有美丽的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糖果屋。但是有懂魔法的女巫。


白雪丞丞半天没感受到痛,他悄悄地睁开眼睛,周围那里还有什么狼群,只有一个似笑非笑的新王后站在他身边。


新王后拿着一根魔棒,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他拿魔棒对着白雪丞丞一指,白雪丞丞就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他来不及惊讶,新王后就出现他面前。


为什么要跑去森林,你知道多危险吗?新王后一脸严肃地看着白雪丞丞,差点把手上的魔棒掰断。


我就想去看看森林嘛,多好玩啊,故事里不都是公主遇到危险王子来解救嘛?白雪丞丞一脸委屈。


所以你就跑到森林给狼群差点吃掉?白雪丞丞你是不是傻子!新王后气得真的折断了魔棒,又觉得不对赶紧把魔棒变回原样。


我知道错了,再也不出去了,王后你原谅我吧。白雪丞丞笑着抱住新王后撒娇,新王后只好抱着怀里的白雪丞丞,第一千五百次发誓绝对不能再被白雪丞丞的笑容蛊惑了。


对啦王后你是巫师吗?白雪丞丞好奇地摸着新王后的魔棒。


是女巫啦。新王后将魔棒递给白雪丞丞,反正普通人摸了魔棒也不能施加魔法。


你是女的??白雪丞丞手中的魔棒掉到了地上。


不,女巫只是称呼。新王后又双叒叕踮起脚摸了白雪丞丞的头,无奈地回答着白雪丞丞的问题。


白雪丞丞和新王后的关系更加好了,他每天都来听新王后讲自己以前的故事。


原来国王和新王后只是好友,原来无论男女,会魔法的都叫做女巫,因为女巫是第一个会魔法的人。


每年大雪下起来的时候新王后都会和白雪丞丞一起过,今年没有。


彦俊怎么突然出去了?白雪丞丞一脸不满地问着仆人,不明白新王后怎么就今年要出去。自从白雪丞丞知道新王后的身份后就不愿再叫他王后,而是叫他彦俊。他觉得这样显得亲昵。


王后要去别国谈事情。仆人回答道,在白雪丞丞的示意下退出了房间。


白雪丞丞知道新王后有大事要谈,于是只好等啊等,等到了新的一年前一天晚上。


白雪丞丞前一天就知道新王后要回来,他在城堡门口的城墙上等了一天一夜,新王后才披着风雪回来。


白雪丞丞努力地让自己被冻得僵硬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他飞快地跑到城门口打开城门迎接新王后。可是在新王后身后的人走下马后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新王后。连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都消失不见。


新王后看见白雪丞丞出来眼前一亮,紧接着马上把身后的人推到自己右手边介绍他。他说,


丞丞,这是尤长靖,远洋渡过来拜访我们的,长靖这是白雪丞丞,是我们的公主。


新王后拉着白雪丞丞的手发现白雪丞丞的手越来越冰凉,好像比今天下的雪还凉。


你好哦丞丞,尤长靖穿着一身厚厚的衣服,短发柔软且乖巧,他就像个精致的娃娃,他说话带点奇怪地口音。请你多多照顾,我刚来这边。


白雪丞丞半天才想起来要回答他,旁边新王后的脸色臭得可以,可是他无暇顾及。


他的心里就像被冰砸出了一个大洞,风雪呼啦呼啦往洞里钻。他慌忙地说你好你好我是白雪丞丞,你要是想去哪里玩找我哦。


很快三人就到了各自的宫殿,白雪丞丞借着灯光才发现尤长靖还要更好看,他僵硬地走回自己的宫殿,看着窗外被大雪覆盖的城堡,终于流下了泪。


炉火暖烘烘地烤着他的身体,冻了一天一夜的身体里面软绵绵又隐隐约约地泛着痛,皮肤就像融化一样滴滴答答地化了身上的雪。他想写字才发现手麻了。


他看向窗外,新王后的宫殿黑黝黝的,反而新王后带尤长靖去的宫殿灯火通明,泛着橙光的蜡烛映着两个人的影子倒在窗户上,就像倒在白雪丞丞的心里。



第二天白雪丞丞发烧了,仆人们都手忙脚乱地找宫廷医生,白雪丞丞烧得迷迷糊糊,时睡时醒,他喊着新王后的名字,仆人出去找,过了一会又回来,白雪丞丞迷迷糊糊听见,带外使参观……等会……他治不了……


他又沉沉地睡过去,这次不想醒了。


他一会梦到新王后对着小时候的他面无表情地讲故事和冷笑话,一会梦到新王后摸他的头,笑着说他不可以出去,又一会梦到新王后跟他坦白自己是女巫。


最后他来到一片被大雪覆盖的森林,他看着新王后搂着穿着红衣的尤长靖的腰,对他说他们在一起了。他想要问清楚,新王后却召唤出了之前的狼群驱赶他。紧接着大雪覆盖了他的身体。


等到白雪丞丞醒的时候已经是他发烧的第三天傍晚了。落日暖光照在窗外的雪地上格外亮眼,他马上想起梦里刺眼的红色。


殿里一个人也没有,仆人们都去吃晚饭了,国王,新王后和外使尤长靖也该在吃晚饭。


生了三天病,白雪丞丞非常饿,他跑到厨房偷吃东西,把柜子里的十个鸡腿全吃完了。


白雪丞丞吃饱了满意地往外走,却发现新王后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盘糕点。



我以为你还要再睡一会,看来果然不能低估傻子的恢复能力。新王后把傻子两个字咬得很重,白雪丞丞听出来他的怒意,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他不打招呼就走,不想看见一个尤长靖出现在他身后,也不想听见新王后说尤长靖怎么样怎么样。


他大大方方地走出去,到了门口恶狠狠地回他一句你才是傻子!


新王后愣了两秒,又笑起来,将手里的糕点放在了桌上。


你不就是傻瓜吗?新王后想着,朝白雪丞丞的宫殿走去。


白雪丞丞的房门紧闭,新王后只轻轻点一下,门就自动开了,新王后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能力有点好处。


他走到白雪丞丞旁边,看着床上在被褥里裹成一团的白雪丞丞,不由有些好笑。


丞丞,怎么了,我怎么惹你生气了?新王后的语气温柔而缱绻,就像哄自己的爱人。白雪丞丞听到反而红了眼眶。他想起自己傻乎乎地在城堡门口等了一天一夜,想起新王后带回来的尤长靖,他生病时却见不到他。一想到这些委屈的堤坝就被洪水冲垮了。


不想理你,走开。生了病的白雪丞丞连说话都带点撒娇语气,闷在被子里更像求安慰的小猫。新王后听见他话里带的哭腔,一下子就点开被子抱紧白雪丞丞。用手小心地擦掉他的眼泪。


不哭,丞丞,宝宝不哭。新王后揉着白雪丞丞的头,热气从他嘴边溜掉了,白雪丞丞哭着将头抵在新王后的肩膀上,将新王后的黑礼服一点点打湿。


彦俊是笨蛋。白雪丞丞闷闷地说,他想彦俊真的好笨啊,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我喜欢他,跟个木头一样。


好好好我是笨蛋。新王后拍着白雪丞丞的背,轻声哄着他。


白雪丞丞被他哄得忍不住笑,眼泪像被日光融化的雪一样消失不见,他挣开怀抱,跟新王后对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他说,


彦俊,


嗯?


我喜欢你……


白雪丞丞的皮肤变得通红,像是被晚霞染红的云朵,又像傍晚的雪地。


那丞丞宝宝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新王后诱哄他,嘴边的两个酒窝显露出来,白雪丞丞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不是要陪尤长靖吗?怎么过来哄我……


原来是丞丞吃醋了……长靖只是过来办事的,很快就走……新王后亲着白雪丞丞的脸,将脸更红的白雪丞丞圈在怀里。他说,


丞丞你知道吗?我曾答应你的母亲的愿望。


什么愿望?


她说,希望她的孩子皮肤能够像雪一样白,头发像乌鸦那样黑,还希望你好好的……


所以你就是来实现愿望的女巫?


是。


好奇怪啊,白雪丞丞笑了,眼睛眯起一条缝。


童话里都是仙女来实现愿望,怎么到了我这里确实女巫呢?


那你要不要来试试和女巫谈恋爱?新王后问他,一身黑色的礼服穿得他别扭极了。


好。


王国又开始下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落到新王后和白雪丞丞的心里。


不过没关系,雪已经不冷了。


新王后和白雪丞丞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end.







“丞丞,”林彦俊找到一本奇怪的童话书,上面写着几个字。


“怎么啦彦俊?”范丞丞从厨房出来,还系着海绵宝宝的围巾。


“这本《新王后与白雪丞丞》的童话书是你的吗?”林彦俊举了举手上的童话书。


“不是啊,什么奇怪的故事啊。垃圾啊,扔了吧。”


“哦好。”林彦俊将手中的书扔到了垃圾桶。


“彦俊咱们去找老大他们玩吧。”


“好。”





我变态,我错了。

评论(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