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旧书杂货铺

嘘,别走漏风声。

【狗黑晴】羽毛(一)


      *女生带着两个行李箱上了出租车。

      “你要逃到哪里去?”司机转过头看她。

      “我不是要逃。”



       BGM:《玛丽与魔法之花》主题曲—《rain》



         偏远的城镇靠着大山,镇子上的人却从未有人敢踏入那座名为爱宕的山。山腰至上始终围绕着云雾。远远望去像是山在吞吐。

       

        镇子的房屋因为曾经的西部运动而展现着西方的文化魅力。红砖搭成堡垒式的房屋,高高的烟囱也在顶端弄成尖塔。

       “听说了吗?今天镇长看见了一个奇怪的男人来镇子了呢。”窄小巷口的屋前,几个妇女一边择着青菜一边互相交谈着。

        镇子已经好久没来陌生人了,一个奇怪男人自然可以引起妇女注意,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今天去外头买洋装看见了呢,那个男人长的挺好看的呢。还穿着一身黑紫黑紫的狩衣,化着好难看的眼妆呢。”一旁的矮小妇女把择好的菜放到一旁的漏筐里,小声地对着一旁的女人说着。

        “啊呀!”刚才说话的女人指着前方的一个穿着厚重衣服的高大男人。“就是他……”女人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对着旁边的妇女咬耳朵。“这人真奇怪,一来就说要上山,把我们都吓一大跳呢。”

       男人穿着黑紫色的狩衣,手上拿着一把紫黑色扇子。他向着远方的爱宕山方向走去,一旁的人们看到他都忍不住多打量他几眼。他却好似没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似的,不紧不慢地向山脚前进。

       “啊呀啊呀,我就说是个怪人嘛,哪有人一来镇子就往爱宕山跑的,还穿着不知多少年前阴阳师才穿的狩衣。难道他不知道……”妇女像是想到什么噤了声,旁边的几个妇女也心有灵犀的各自端着菜走回家里去了,把门关紧了。




       男人走到山脚,似乎是感受到什么不妥,停下了脚步,他右手从袖子里面抽出一张红纸,上面写着蓝色发光的诡异字。他将红纸用两只手捻着口中念着听不懂的话。


        红纸被他抛到前方瞬间燃烧殆尽,灰烬彻底消失的那一刻男人面前出现了一扇悬着蓝光的门。他执着折扇走进门里,门在男人进入之后就消失不见,好像山脚没有任何事发生。


         下一刻男人就出现在爱宕山的山顶,爱宕山的山顶不似镇上人们看到的那样烟雾缭绕,反而像是仙境一般。山顶坐落着一座古典的庭院,从门外看能看到一棵巨大的古樱的树冠,风吹来时上面的巨大铃铛就响个不停,院外也有许多松柏和植物环绕,更衬得庭院好看。


      “黑晴明大人,您回来了。”男人走到院子门口,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的灵力,大门吱——呀——几声打开了,一张小纸人站在门内向他鞠躬,男人走进去,纸人将门关上了。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黑晴明坐到书房的木椅上问刚从外回来的小纸人。小纸人点头,将身后用红纸捆住的蓝色符咒递到黑晴明手上,黑晴明将一个青团子放到小纸人面前,看着小纸人囫囵地吃起来。

           “辛苦了。”黑晴明对着小纸人示意,小纸人抱着青团子离开了。而黑晴明则握着蓝色符咒口中念着咒语。

 

          符咒抛出去的一刻符咒瞬间被蓝色荧光包围散成星屑,泛着好看的蓝光。紧接着书房里突然爆发出金色光芒,书房里突然卷起气流,将黑晴明的狩衣都吹得鼓鼓作响。金光慢慢地消失了,黑晴明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心心念念的式神踪影,有些不快地抿起嘴角。


      “还是失败了吗……果然我的灵力已经不能和平安京时相比了。”



        黑晴明准备想外走去,继续寻找召唤符咒,却感到小腿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他向下看去,他的小腿被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金发妖怪抱着,金发妖怪向上仰视自己,一双蓝色眼睛让黑晴明感到无比熟悉。


    
     *   “您就是吾的主人吗?”


————

第一个*后面三句话选自《阿甘正传》
第二个*后面的话选自《圣杯战争》第一集archer的话。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