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啾溪呢

丞花妈妈,超爱蛾子!

【坤丞】《旅行青蛙》新坑预警

      范丞丞喜欢玩一个游戏,叫【旅行青蛙】他给他的崽崽取了当时成了首A的名字,叫蔡徐坤。

      范丞丞有个秘密,他喜欢他的老大,老大是谁?怎么能告诉你呢。

HPSS/留白

   
       ooc属于我,西弗勒斯属于哈利。
        今天下雪了,真冷,不知道教授在画像里会不会觉得冷呢。
——
          霍格沃茨的冬天依然很冷,也许是因为伏地魔被消灭了,所以连天空都激动地留下了眼泪。哈利站在塔楼上,向下望着,地上是厚重的雪毯,太重了,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圣诞节这天,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都会与家人一起庆祝,哈利也早早就收到了韦斯莱一家的邀请信,但他回了一封委婉的拒绝信。无论他们怎么把自己当家人,他都不能没有隔阂地融入他们一家里。就像他在姨妈家不能得到的亲情一样。
         在今年,伏地魔终于落败的一年里,巫师们终于能够肆无忌惮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而今年,西弗勒斯·斯内普也终于能够被世人了解,他是那样的勇敢,那样无谓,抛弃了生命,在众人不理解的骂声里为霍格沃茨,为巫师界取得胜利。
         你看,他们总是那样愚蠢,又容易信服地看着我。哈利自嘲地在心里说道。这位救世主从出生起就注定要打败伏地魔,谁也无法违抗命运。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也曾回过有求必应室,那面镜子里出现了一群人,正是他心中思慕的,已经离去的巫师。
        父亲,母亲,邓布利多校长,小天狼星……还有西弗勒斯·斯内普。
        可是已经没用了,有求必应室不能实现他的愿望,它不能让他们活过来。
         真奇怪,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他如此地思念西弗勒斯·斯内普,那曾经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魔药学教授。哈利幻影移形到蜘蛛尾巷,推开门,这已经被划到自己名下的房子里有属于故人的气息。
          “potter!”哈利听到声音猛得回头,看过去身后却只有潮湿的空气,那人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回响,可是确实什么都没有。多么搞笑啊,哈利想,如果西弗勒斯在这里说不定会用他的毒液喷哈利一身。其实被骂也没什么不好,他想,还有他肯嫌弃自己呢。
        他离开蜘蛛尾巷,带走了一张照片。那是斯内普早年还和莉莉一起玩耍时莉莉的麻瓜妈妈帮他们照得一张照片,也是西弗勒斯人生中唯一一张照片。虽然照片早已泛黄,但是哈利还是看的很清楚,那时还年幼的西弗勒斯的眼睛,怯懦却渴望地看着他幼年的母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