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

forever

【农丞】论如何拐走学长(实践—)

    

此文沙雕不要看!

  

   玻璃窗被雨水弄得湿湿嗒嗒,范丞丞透过带水的玻璃窗向外看去,马路上的车灯模模糊糊,像水彩初学者画纸上的色块一样杂乱不堪。

公车到站了,车轮被地面的积水弄得难以刹住,在向前滑了十几米后才勉强停住。范丞丞撑着伞下了车。看着远处咖啡馆暖黄的灯光心情好了很多。

他加紧步伐,在冰冷雨水和寒风的攻势下向着咖啡馆冲去。

“叮咚——欢迎光临!”机械女声从店门口传出,把他吓了一大跳。然而他也只是坐到了店面临窗的位置下呵气权作休息。


他身上新买的大衣湿了一片,头发上还有水滴向下流,咖啡厅的店员忙着服务其他顾客没有空来理他这个不幸的淋雨者,他只好自己走向收银台。

“您好,请问要点些什么?”收银台后身材高大长得可爱的男孩子眯起狗狗眼,范丞丞却想到家里还等着他喂食的“肉肉”,布偶猫睁着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和男孩子重合,让他不禁也开心起来。

“一杯卡布奇诺,一盘盛夏星空。”范丞丞拿出卡来准备刷,男孩子却拦住了他。

“先生,今天本店店庆,单独来本店的客人都可以免单。”男孩子指了指店门,范丞丞回过头去看,玻璃店门上确实有店庆,活动的字样,于是他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开始看着窗外的大雨发呆。

“先生,您的卡布奇诺和盛夏星空,以及店庆附赠的熊猫点点。”服务员的声音有点耳熟,范丞丞回过头,发现是刚才收银台的男生,他穿着一身白衬和黑背带裤,头发看起来柔软而顺贴。

好想摸摸看……

“好的,谢谢你。”范丞丞向他点头示意,男孩子端着餐盘转身像收银台走去。步履轻快像走在墙头上的猫。

真的好像肉肉。范丞丞摸着卡布奇诺的杯沿出神,被咖啡烫了一下赶紧松开手,开始用金边长匙挖取甜点。

盛夏星空就如名字一样,松软而泛着香气的蛋糕上面浇满了可口的蓝莓酱,蛋糕周围撒满了葡萄干和小块的椰果,正中间的白色巧克力被做成月亮的颜色,四周还敲散了白奶油充当星星。

范丞丞挖取了一小块蛋糕,先是感受到了蓝莓酱的酸,而后酱化掉了之后是属于麦烤蛋糕的甜蜜和柔软。他从口袋里抽出手机,拍了几张美图发上了朋友圈。

#我爱死这家咖啡馆了怎么连甜点都这么好吃我要死在这!#

吃完蛋糕后范丞丞喝了几口咖啡去腻,旁边的熊猫点点没有动一口,他不太喜欢这种店庆赠品,毕竟赠送的甜点一般都比较腻味,他一直忘不了上次被黄明昊拉着去试吃附赠甜点时那盘甜点令人甜到发腻的味道。

只是,范丞丞作为一个三好少年,看着食物被浪费也……

他举着勺子颤颤巍巍地挖了一小口,拥有熊猫外形的可爱点心被挖空了心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一部分被范丞丞送入口中。

……

外头的雨渐渐停了,乌云散去一扫刚才的阴沉,从正空散开的云盘旋着离去,光拥挤着聚拢,像是被人慢慢挪开黑色画布一样霎时刺进人的眼睛里,范丞丞放下勺子,到收银处结了账。

刚才替他端咖啡的男生依然笑意盈盈,而范丞丞却羞红了脸。

“咳,先生,一杯卡布奇诺,一份盛夏星空,五份熊猫点点,赠送了一份熊猫点点……一共是三百七十元,先生是刷卡还是现金?”男孩子笑起来依然可爱,只是范丞丞总想到自己吃的好几份甜点,连他的笑意也变得扭曲。

“刷卡吧……”范丞丞低头拿出一张卡,有点不敢看对面的男生。

“好了,范丞丞先生,”男孩子看到了卡上的名字,笑着将卡递给范丞丞,“您的卡收好,下次来的话可以给您打折哦。”

“谢谢……”范丞丞接过卡快速走出店,脸越来越红,最后连耳尖都冒上热气。

我到底是怎么吃下那么多份甜点的啊?之前还觉得难吃?总不可能是王x泽定理吧!范丞丞面色不改心里倒是把自己吐槽了个遍。

只要别在咖啡馆以外的地方碰到他就好了,这种事真的好丢人!范丞丞如此想着,随即有把自己的想法给唾弃了一番。

总不可能真的这么巧他还是我大学同学吧,切。

……

范丞丞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男生,真的想穿回昨天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范丞丞学长,又见面啦。”男孩子向范丞丞打招呼,“嗯,我没走错的话,这里是学生会面试的地方吧。”

所以说王x泽定理才是世间真理啊范丞丞同学!

tbc

——————

啊,说一下这个来自我的亲身经历(苦笑)……当初躲雨去咖啡馆喝咖啡结果体会了以上经历一次……虽然我才是学妹就是了。

以上经历导致我家那口子一见到我就说:“你那么能吃我以后怎么养得起你?”

我:???我要你养吗你个曾经拐卖未成年少女的女人

所以不要被标题骗了这就是篇沙雕!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一年

有些人走了,会有人接上,但我们永远记得曾经!


愿老先生们一路走好,开开心心的。


【莱瑟】歌者之歌

BGM:Lana Del Rey的单曲

《Young and Beautiful (Piano and Strings Version)》

我要歌唱,离去要歌唱,归来要歌唱,夜晚要歌唱,白天要歌唱。

我为一切事物歌唱,我为了一切,一切!

哦,一切也为了我。

当莱戈拉斯离去之时,瑟兰迪尔正在宫殿内挑选戒指。那些镶嵌着各色美丽宝石的戒指一列列排在他寝殿的衣柜之中。

有精灵穿过巨大树冠的长廊,向着这位令人尊敬,同时也傲慢的王行礼报告。

“王,”精灵的话语里带着不易令人察觉的难过。“王子今早已经带着大部分精灵随船远去,”精灵注意到尊敬的王停止了挑选戒指,反而像是楞直了,但精灵一眨眼,发现王依然用带着冷漠的目光注视着戒指。

“下去吧,”精灵王看着在他面前年轻精灵,他的眼里带着一种令人向往的光芒——那是对未知地的好奇,期待以及某种对旅途的渴望。

而那种眼光,他并不陌生。在曾经与莱戈拉斯相处的百年时光里,他不止一次看到过这种渴望的,希翼的眼神。而现在,他的孩子,密林的王子终于可以实现自己愿望的离开,再不被自己拘束。

“明日的船只还缺一位骁勇善战的精灵,”瑟兰迪尔如此说着,即将离开的精灵带着某种欣喜看着他的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梦想将要实现,这几乎令这位不足三百岁的小精灵昏过去。

“我想,你可以替我照顾一位鲁莽的王子。”

精灵王转身离开了宫殿,他不去回应身后精灵的感激。

那是他应得的。

而这个密林,也终于,只剩下他一个精灵了。

那些鸟歌颂着密林的宁静,只是它们可能不会想到,曾经与它们一同生活的生物,早已经离开,这些所谓的房屋里,除了精灵王,再无他人。

————

早年时精灵王还不曾体会到身为人父的奇妙经历。他那是还只是精灵王子,不必为任何事忧心,他拥有被女神祝福的容貌和令人艳羡的身手,在那些他曾经以及未来生活的森林里四处游历,只希望成为一个自由人。

他像他的孩子,莱戈拉斯一样无忧无虑。他调皮捣蛋,经常惹得精灵们生气,但是他一站在受他恶作剧的精灵面前,便被立刻原谅。没有精灵不喜欢他,也没有精灵不为他的美丽所惊叹。

只是很快地,他不再拥有这些自由自在的权利,这些身为精灵王子的记忆被他牢牢地锁在心里。他不再轻易微笑,每当别的精灵提起当年的战争,他的内心总会撕心裂肺的疼。

亲人的逝去曾经差点令他陷入永无止境的噩梦。

而现在,他失去了自己最后的珍宝,他的孩子——莱戈拉斯。

他知道莱戈拉斯对于海洋呼唤的向往。他也曾如此渴望离开密林,去新的大陆。

而他的海燕,他的小叶子,如今正离开大树,向远方走去。

那种白色的不知何种类的海鸟在密林上方盘旋。他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呼唤自己跟随他离开,离开这片不再有生机的密林,一起去到海洋的另一方。

只是,他不曾离开,也不会离开。

精灵王吟唱着歌曲,在这片不再拥有生机的大陆,这片密林。

他所有的一切都奉献在这里。

我要歌唱,白天要歌唱,夜晚要歌唱,离去要歌唱,归来也要歌唱。

我的珍宝,我的海燕,我的小叶子。

精灵王低声祈祷。他紧闭双眼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

愿你一世无忧。

海鸟离开了,在密林上空划过一道白色的痕迹。

这片密林除了鸟叫再无其它的声音。

歌声停了。

tbc

【彦丞】王后和白雪公主

【彦丞】
无关真人,请勿上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的王后怀孕了,她希望自己怀一个女儿。她坐在宫殿的窗旁,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感叹。


“要是我的孩子能有白雪一样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美丽的容貌就好了。”


“如果我的女儿……”


国王听见了,提前给王后的孩子取名叫白雪丞丞。为何叫白雪还要带个丞丞呢,因为王后喜欢吃橙子,穿橙色礼服,于是国王给她取名白雪丞丞。


国王和王后都以为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王后没能如愿生下公主,她生下了一位王子。不久,王后因为生病去世。


国王为了怀念王后,把王子当做公主一样养大。


国王很快娶了一个新的王后,新王后长得很像前一位王后。他不像前王后一样温柔,也不爱穿橙色礼服。他高傲,总是冷冷的样子,大家都很怕他。


新王后有一面魔镜,他每日梳洗后总要问那面魔镜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墨镜回答他:


“您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王后笑了,穿着一身乌黑的礼服走出宫殿。


白雪公主不怕新王后。新王后很像他的母亲,虽然曾经温柔的笑容变成了妖异的眼妆和严肃的表情白雪公主不怕新王后。新王后很像他的母亲,虽然曾经温柔的笑容变成了妖异的眼妆和严肃的表情,但他还是很亲近他。


王后也不是很讨厌前王后的孩子。就是每次叫他给他讲故事有点麻烦。


王国的雪一年一年的下 ,白雪丞丞也慢慢长大了。他的皮肤像王后祈愿的那样白皙而柔滑,头发像乌鸦一样黑,眼里映着星辰。他穿橙蓝相拼的礼服,每日在城堡里跑来跑去地追逐鸟和云朵,就像追逐自由。


白雪丞丞想要离开城堡去森林。他听新王后跟他讲过森林的故事,那里有美丽的精灵,迷路的兄妹和糖果屋。他爱那些甜甜的柔软的糖果,总幻想着到森林里去。


白雪丞丞终于跟新王后坦白了他的愿望,他知道国王不会同意他的离开,只能像向来亲近的新王后求救。


新王后犹豫很久,不想惹上麻烦,但是白雪丞丞每天都来跟她撒娇。他撒娇时喜欢缠着王后的手臂,头隔着礼服蹭蹭新王后的手臂。新王后总是摸摸他的头,然后拒绝他要离开城堡的请求。


多日下来,白雪丞丞放弃了从新王后那里获得同意离开城堡。他某一日趁着国王和新王后在谈论国事,偷偷从城堡的一个后门逃出去了。


森林里没有美丽的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他心心念念的糖果屋,反而有无数的危险和麻烦。


白雪丞丞进入森林就被蜘蛛网糊了一脸,他扒开脸上的蜘蛛网,继续往前走。几只麻雀在他面前飞了一圈,又飞走了,这引起白雪丞丞继续探索森林的好奇心。


他往森林深处不断前进着,走到湖边有美丽的梅花鹿向他致意,他又跑到一个巨大的树冠下,巨树上方有茂密的绿叶遮蔽夏日的光。白雪丞丞提着自己的橙色裙尾坐在树冠下,听着树上黄鹂的歌唱。


可是当夜幕降临,森林不再美丽与友好,虽然森林有美丽的萤火虫,可是它们在巨大树木中穿梭时,就像一个个发光的鬼火,在白雪丞丞身边打转。


他站在树冠下,看着远方奔着他来的野狼群,它们的眼睛和萤火虫一样,却泛着凶狠的绿光。


白雪丞丞要死了。他抱着自己的礼服,想他曾经住的城堡,想每一个仆人,想他的父亲,想今天遇见的一切,想着新王后。


他想新王后每天冷冰冰的,穿着一身黑礼服还跟魔镜说话,一说久了还话痨,明明比他矮却总喜欢踮起脚揉他的头发。


他想新王后最近给他带来的书,想他小时候给他讲的每一个童话,想他每日跟父亲处理公务有时比国王还累,想他脸上的两个酒窝。


我要死啦。白雪丞丞有点悲伤地想,他想新王后给他讲的故事都是假的,森林里没有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糖果屋。


野狼群跑到白雪丞丞面前,扑上去想要将他撕碎再吃掉。


白雪丞丞闭上眼睛,他想羊宝宝被大饿狼吃也不太痛还能活着出来,可是他太高了,饿狼会把他咬碎吧。


森林里没有美丽的精灵,没有迷路的兄妹,也没有糖果屋。但是有懂魔法的女巫。


白雪丞丞半天没感受到痛,他悄悄地睁开眼睛,周围那里还有什么狼群,只有一个似笑非笑的新王后站在他身边。


新王后拿着一根魔棒,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他拿魔棒对着白雪丞丞一指,白雪丞丞就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他来不及惊讶,新王后就出现他面前。


为什么要跑去森林,你知道多危险吗?新王后一脸严肃地看着白雪丞丞,差点把手上的魔棒掰断。


我就想去看看森林嘛,多好玩啊,故事里不都是公主遇到危险王子来解救嘛?白雪丞丞一脸委屈。


所以你就跑到森林给狼群差点吃掉?白雪丞丞你是不是傻子!新王后气得真的折断了魔棒,又觉得不对赶紧把魔棒变回原样。


我知道错了,再也不出去了,王后你原谅我吧。白雪丞丞笑着抱住新王后撒娇,新王后只好抱着怀里的白雪丞丞,第一千五百次发誓绝对不能再被白雪丞丞的笑容蛊惑了。


对啦王后你是巫师吗?白雪丞丞好奇地摸着新王后的魔棒。


是女巫啦。新王后将魔棒递给白雪丞丞,反正普通人摸了魔棒也不能施加魔法。


你是女的??白雪丞丞手中的魔棒掉到了地上。


不,女巫只是称呼。新王后又双叒叕踮起脚摸了白雪丞丞的头,无奈地回答着白雪丞丞的问题。


白雪丞丞和新王后的关系更加好了,他每天都来听新王后讲自己以前的故事。


原来国王和新王后只是好友,原来无论男女,会魔法的都叫做女巫,因为女巫是第一个会魔法的人。


每年大雪下起来的时候新王后都会和白雪丞丞一起过,今年没有。


彦俊怎么突然出去了?白雪丞丞一脸不满地问着仆人,不明白新王后怎么就今年要出去。自从白雪丞丞知道新王后的身份后就不愿再叫他王后,而是叫他彦俊。他觉得这样显得亲昵。


王后要去别国谈事情。仆人回答道,在白雪丞丞的示意下退出了房间。


白雪丞丞知道新王后有大事要谈,于是只好等啊等,等到了新的一年前一天晚上。


白雪丞丞前一天就知道新王后要回来,他在城堡门口的城墙上等了一天一夜,新王后才披着风雪回来。


白雪丞丞努力地让自己被冻得僵硬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他飞快地跑到城门口打开城门迎接新王后。可是在新王后身后的人走下马后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新王后。连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都消失不见。


新王后看见白雪丞丞出来眼前一亮,紧接着马上把身后的人推到自己右手边介绍他。他说,


丞丞,这是尤长靖,远洋渡过来拜访我们的,长靖这是白雪丞丞,是我们的公主。


新王后拉着白雪丞丞的手发现白雪丞丞的手越来越冰凉,好像比今天下的雪还凉。


你好哦丞丞,尤长靖穿着一身厚厚的衣服,短发柔软且乖巧,他就像个精致的娃娃,他说话带点奇怪地口音。请你多多照顾,我刚来这边。


白雪丞丞半天才想起来要回答他,旁边新王后的脸色臭得可以,可是他无暇顾及。


他的心里就像被冰砸出了一个大洞,风雪呼啦呼啦往洞里钻。他慌忙地说你好你好我是白雪丞丞,你要是想去哪里玩找我哦。


很快三人就到了各自的宫殿,白雪丞丞借着灯光才发现尤长靖还要更好看,他僵硬地走回自己的宫殿,看着窗外被大雪覆盖的城堡,终于流下了泪。


炉火暖烘烘地烤着他的身体,冻了一天一夜的身体里面软绵绵又隐隐约约地泛着痛,皮肤就像融化一样滴滴答答地化了身上的雪。他想写字才发现手麻了。


他看向窗外,新王后的宫殿黑黝黝的,反而新王后带尤长靖去的宫殿灯火通明,泛着橙光的蜡烛映着两个人的影子倒在窗户上,就像倒在白雪丞丞的心里。



第二天白雪丞丞发烧了,仆人们都手忙脚乱地找宫廷医生,白雪丞丞烧得迷迷糊糊,时睡时醒,他喊着新王后的名字,仆人出去找,过了一会又回来,白雪丞丞迷迷糊糊听见,带外使参观……等会……他治不了……


他又沉沉地睡过去,这次不想醒了。


他一会梦到新王后对着小时候的他面无表情地讲故事和冷笑话,一会梦到新王后摸他的头,笑着说他不可以出去,又一会梦到新王后跟他坦白自己是女巫。


最后他来到一片被大雪覆盖的森林,他看着新王后搂着穿着红衣的尤长靖的腰,对他说他们在一起了。他想要问清楚,新王后却召唤出了之前的狼群驱赶他。紧接着大雪覆盖了他的身体。


等到白雪丞丞醒的时候已经是他发烧的第三天傍晚了。落日暖光照在窗外的雪地上格外亮眼,他马上想起梦里刺眼的红色。


殿里一个人也没有,仆人们都去吃晚饭了,国王,新王后和外使尤长靖也该在吃晚饭。


生了三天病,白雪丞丞非常饿,他跑到厨房偷吃东西,把柜子里的十个鸡腿全吃完了。


白雪丞丞吃饱了满意地往外走,却发现新王后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盘糕点。



我以为你还要再睡一会,看来果然不能低估傻子的恢复能力。新王后把傻子两个字咬得很重,白雪丞丞听出来他的怒意,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他不打招呼就走,不想看见一个尤长靖出现在他身后,也不想听见新王后说尤长靖怎么样怎么样。


他大大方方地走出去,到了门口恶狠狠地回他一句你才是傻子!


新王后愣了两秒,又笑起来,将手里的糕点放在了桌上。


你不就是傻瓜吗?新王后想着,朝白雪丞丞的宫殿走去。


白雪丞丞的房门紧闭,新王后只轻轻点一下,门就自动开了,新王后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能力有点好处。


他走到白雪丞丞旁边,看着床上在被褥里裹成一团的白雪丞丞,不由有些好笑。


丞丞,怎么了,我怎么惹你生气了?新王后的语气温柔而缱绻,就像哄自己的爱人。白雪丞丞听到反而红了眼眶。他想起自己傻乎乎地在城堡门口等了一天一夜,想起新王后带回来的尤长靖,他生病时却见不到他。一想到这些委屈的堤坝就被洪水冲垮了。


不想理你,走开。生了病的白雪丞丞连说话都带点撒娇语气,闷在被子里更像求安慰的小猫。新王后听见他话里带的哭腔,一下子就点开被子抱紧白雪丞丞。用手小心地擦掉他的眼泪。


不哭,丞丞,宝宝不哭。新王后揉着白雪丞丞的头,热气从他嘴边溜掉了,白雪丞丞哭着将头抵在新王后的肩膀上,将新王后的黑礼服一点点打湿。


彦俊是笨蛋。白雪丞丞闷闷地说,他想彦俊真的好笨啊,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我喜欢他,跟个木头一样。


好好好我是笨蛋。新王后拍着白雪丞丞的背,轻声哄着他。


白雪丞丞被他哄得忍不住笑,眼泪像被日光融化的雪一样消失不见,他挣开怀抱,跟新王后对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他说,


彦俊,


嗯?


我喜欢你……


白雪丞丞的皮肤变得通红,像是被晚霞染红的云朵,又像傍晚的雪地。


那丞丞宝宝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新王后诱哄他,嘴边的两个酒窝显露出来,白雪丞丞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不是要陪尤长靖吗?怎么过来哄我……


原来是丞丞吃醋了……长靖只是过来办事的,很快就走……新王后亲着白雪丞丞的脸,将脸更红的白雪丞丞圈在怀里。他说,


丞丞你知道吗?我曾答应你的母亲的愿望。


什么愿望?


她说,希望她的孩子皮肤能够像雪一样白,头发像乌鸦那样黑,还希望你好好的……


所以你就是来实现愿望的女巫?


是。


好奇怪啊,白雪丞丞笑了,眼睛眯起一条缝。


童话里都是仙女来实现愿望,怎么到了我这里确实女巫呢?


那你要不要来试试和女巫谈恋爱?新王后问他,一身黑色的礼服穿得他别扭极了。


好。


王国又开始下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落到新王后和白雪丞丞的心里。


不过没关系,雪已经不冷了。


新王后和白雪丞丞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end.







“丞丞,”林彦俊找到一本奇怪的童话书,上面写着几个字。


“怎么啦彦俊?”范丞丞从厨房出来,还系着海绵宝宝的围巾。


“这本《新王后与白雪丞丞》的童话书是你的吗?”林彦俊举了举手上的童话书。


“不是啊,什么奇怪的故事啊。垃圾啊,扔了吧。”


“哦好。”林彦俊将手中的书扔到了垃圾桶。


“彦俊咱们去找老大他们玩吧。”


“好。”





我变态,我错了。

【狗黑晴】羽毛(一)


      *女生带着两个行李箱上了出租车。

      “你要逃到哪里去?”司机转过头看她。

      “我不是要逃。”



       BGM:《玛丽与魔法之花》主题曲—《rain》



         偏远的城镇靠着大山,镇子上的人却从未有人敢踏入那座名为爱宕的山。山腰至上始终围绕着云雾。远远望去像是山在吞吐。

       

        镇子的房屋因为曾经的西部运动而展现着西方的文化魅力。红砖搭成堡垒式的房屋,高高的烟囱也在顶端弄成尖塔。

       “听说了吗?今天镇长看见了一个奇怪的男人来镇子了呢。”窄小巷口的屋前,几个妇女一边择着青菜一边互相交谈着。

        镇子已经好久没来陌生人了,一个奇怪男人自然可以引起妇女注意,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今天去外头买洋装看见了呢,那个男人长的挺好看的呢。还穿着一身黑紫黑紫的狩衣,化着好难看的眼妆呢。”一旁的矮小妇女把择好的菜放到一旁的漏筐里,小声地对着一旁的女人说着。

        “啊呀!”刚才说话的女人指着前方的一个穿着厚重衣服的高大男人。“就是他……”女人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对着旁边的妇女咬耳朵。“这人真奇怪,一来就说要上山,把我们都吓一大跳呢。”

       男人穿着黑紫色的狩衣,手上拿着一把紫黑色扇子。他向着远方的爱宕山方向走去,一旁的人们看到他都忍不住多打量他几眼。他却好似没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似的,不紧不慢地向山脚前进。

       “啊呀啊呀,我就说是个怪人嘛,哪有人一来镇子就往爱宕山跑的,还穿着不知多少年前阴阳师才穿的狩衣。难道他不知道……”妇女像是想到什么噤了声,旁边的几个妇女也心有灵犀的各自端着菜走回家里去了,把门关紧了。




       男人走到山脚,似乎是感受到什么不妥,停下了脚步,他右手从袖子里面抽出一张红纸,上面写着蓝色发光的诡异字。他将红纸用两只手捻着口中念着听不懂的话。


        红纸被他抛到前方瞬间燃烧殆尽,灰烬彻底消失的那一刻男人面前出现了一扇悬着蓝光的门。他执着折扇走进门里,门在男人进入之后就消失不见,好像山脚没有任何事发生。


         下一刻男人就出现在爱宕山的山顶,爱宕山的山顶不似镇上人们看到的那样烟雾缭绕,反而像是仙境一般。山顶坐落着一座古典的庭院,从门外看能看到一棵巨大的古樱的树冠,风吹来时上面的巨大铃铛就响个不停,院外也有许多松柏和植物环绕,更衬得庭院好看。


      “黑晴明大人,您回来了。”男人走到院子门口,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的灵力,大门吱——呀——几声打开了,一张小纸人站在门内向他鞠躬,男人走进去,纸人将门关上了。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黑晴明坐到书房的木椅上问刚从外回来的小纸人。小纸人点头,将身后用红纸捆住的蓝色符咒递到黑晴明手上,黑晴明将一个青团子放到小纸人面前,看着小纸人囫囵地吃起来。

           “辛苦了。”黑晴明对着小纸人示意,小纸人抱着青团子离开了。而黑晴明则握着蓝色符咒口中念着咒语。

 

          符咒抛出去的一刻符咒瞬间被蓝色荧光包围散成星屑,泛着好看的蓝光。紧接着书房里突然爆发出金色光芒,书房里突然卷起气流,将黑晴明的狩衣都吹得鼓鼓作响。金光慢慢地消失了,黑晴明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心心念念的式神踪影,有些不快地抿起嘴角。


      “还是失败了吗……果然我的灵力已经不能和平安京时相比了。”



        黑晴明准备想外走去,继续寻找召唤符咒,却感到小腿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他向下看去,他的小腿被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金发妖怪抱着,金发妖怪向上仰视自己,一双蓝色眼睛让黑晴明感到无比熟悉。


    
     *   “您就是吾的主人吗?”


————

第一个*后面三句话选自《阿甘正传》
第二个*后面的话选自《圣杯战争》第一集archer的话。





  

【声明】关于写文超凶

新人写手在线写文。各种杂的乱七八糟,要取关取关要拉黑拉黑就是不许骂我,我写什么就写什么,别跟我谈别的。

我写文圈地自萌,不骂人但是也不想被人骂。

就这样,谢谢。